零碎的回国感受

2月回国了一个月,离开前随手写了点感受,零零碎碎。

========

2月26号到钟书阁和老爸的同学林叔叔见面,他是他们同学中第一个下海经商的,做的灯具出口,本人喜欢艺术、雕塑方面,做艺术性灯饰也是源于热爱。在国外做了好多年,国内市场是新手,听他讲到怎么在泰晤士小镇的一个小项目传播到其他各个区域,颇有意思。在一个领头的区域率先插足,当别人去这个区域的时候就会产生传播效应,有正面影响,比一心只想做占有率来得更有效也更有档次。换到别的行业说,先和大头公司合作,成功后有传播效应,别的公司也想来合作了。这也是朱YZ的语音搜索的战略,不先求占有率,而是先求合作质量。林叔叔说他们不是靠打价格战,而是靠设计,这两年的最重要问题就是怎么把技术水平提高,让人耳目一新。想起王J当初说的把国内的工艺拿到国外做生意了。

最近招聘领域的新动作都和视频有关,一个幸会的30秒名片,两个面试视频(IntialViewinterview rocket)。前者如果做得成功倒是挺适合被linkedin之类的收购掉。后者在国内可能做不太起来。另外linkedin也终于在打简历一统江湖的算盘了,可惜要做这个的话用户基数是基本条件,所以要在国内做仍旧挺难,需要提供其他服务来吸引用户。想起来letslunch,非常好地依附了linkedin的平台,这个想法真是非常精彩。

教育方面,从三个人口中听到培训方面的火热。偶然在电视上还看到一个辅导学习的电视节目小惊讶。最惊讶的是国内的数字教育程度,虽然都还在试点,但是显然这个方向很乐观,远远超出我的想象,也远远超出美国的现有水平。只是感觉开放程度不够,国内能拿到招标项目仍旧需要非常强大的实力才行,不是小创业公司能够胜任的。

参加过一次干杯创业者,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。

出租车的情况之前写过了。

和丹尼聊过之后,发现连客和我想象中的不尽相同。从他描述完后我们其他四个人各自有不同的理解就能看出有点问题。目标用户虽然够清晰但还是范围太广,不如精做一个来得好。而且先付费的模式也是个门槛。explore和badge这两个原本我以为是重头的功能也还不是重点,sigh。目标是社交为主却没有把网站做得足够社交,线下转到线上的社交也的确不是个容易的活。不过他挺有考量的标准的,活跃度、男女比例、转换率之类的数据都很清楚。总之和我想的不太一样,太不一样,一时难以分析。讨论下来问题也不少,所以更适合慢发展来让用户定型吧。

另外想起当初想过的buymecoffee,纯粹讨论发生过的经历,的确有一个问题是没有延续性。其实这个可以从两个方向做,想找人讨教的人发布想要了解什么,想分享的人发布自己有过的经历。后者动力不够大,前者要做得非常社交性。谁会没事干去发布自己干过什么来吸引别人呢?要有个动力的是吧,以交友为目的,以寻找相同兴趣的人为目的,以盈利为目的。好像对于盈利为目的太过排斥了,其实像连客那样的做法未必不好。要端正下态度恩。

Advertisements

从点名时间讲开去

国内的点名时间做不广,有一个原因是公众的投资或者说用金钱支持别人的自发意识不高(当然市场宣传和上网用户群也是原因之一),所以可以看到许多送支持者礼品的项目获得支持的较多,而支持者对点名感谢之类的并不感兴趣。这么说来,曾经觉得可以一试的crowd funding在国内可能更难做,行为投资意识不高。有两条路可以走,一个是投其所好,依旧抓住现有重点用户群,我以为是投资能力不高,对新鲜、小清新、实用、对自己有回报的项目更愿意投入的人群,另一个是扩大用户群,把投资能力高的人吸引过来。

我觉得只依赖于现有用户群不足以做大这个平台,我更倾向第二条路。

具体设想就是,对于投资能力不小的人来说,愿意投钱的可能性有:

1. 自己在工作甚至公司或事业道路上对该项目有需求,也就是说与自己行业有关的项目

2. 曾经或现在很想做,但是无法亲自做,并且关键的是,就算由项目操作者去执行,自己也会觉得很值得

3. 公众项目,对自己或公司有重要的正面市场效应

4. 对于投资意识更高的人来说,就是任何有前景的项目,尤其是国外逐渐成熟而国内正起步,或者与国家重点扶持的方向有关的项目(这个可能未必适合这个平台)

5. 通过对项目的支持,招贤纳才

6…

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,这类人也许未必习惯上网,而发布的项目未必合他们意,而如果这样带有目的地在这个平台上寻找项目却没有找到,那就很容易失去这个用户,除非起初就能自信专业投资人经常查看,不过这个成功率很低。

题外话,突然想到可以做一个平台,给大学和公司对口做毕设项目。这个想法让我激动了!

9/2/12

comment on 10/06/2012: 半个月前和Kimi聊起这个想法。好形势是,国内的高校正在意识到与公司合作的重要性,坏形势是,企业方面也许并没有时间、人力去提取、设计、指导、管理一个项目。为了项目的质量保障,由个别学院带头试点,会比直接畅通的大平台要可行很多,而这也正是我们学院在积极做的。